婆娑世界

Dates
Opening
Adress
Artists
23/04/2015 18h-21h
23/04/2015 – 14/05/2015  
Galerie Liusa Wang (15 boulevard Saint-Germain 75005 Paris)

出生沈阳的解雨凝15岁来到北京,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到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九年的求学时光奠定了她扎实的文化底蕴,艺术素养以及非凡的审美能力。经过一番思量,硕士毕业不久的解雨凝正式开始了其作为独立艺术家的创作生涯。

“料刻”,这门古老的瓷器加工技艺在中国的瓷都——景德镇和解雨凝不期而遇。也正是通过“料刻”, 一种全新的创作思维旋即横空出世。

“当我试图将料刻与动画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再死板的形象也会马上变得生灵活现起来。”解雨凝如是说。为了真正实践此构想,作品我在你眼中看到了你看到的我眼中的你》应运而生。这是一个由五只眼睛组成的连续开闭式象形装置。每个装置的眼睛中都有一个演示器,寓意着瞳孔成像,观者在看他们的时候凝视着瞳孔,就像是二个人之前的一种凝视和沟通。神奇的构造,前卫的创意,初出茅庐即表现出成熟艺术气场的解雨凝令人侧目;在中央美术学院举办的2014年研究生毕业作品展中,该作被澳洲的White Rabbit Gallery收入囊中,并其将作为固定展品与世人见面。

不乏有人觉得,为这样一个简易装置,冠以如此佶屈聱牙之名,似乎难逃哗众取宠之嫌。但正如中国资深策展人顾振清先生所言:“解雨凝拗口的题目中似乎在提示一种双重镜像式的艾舍尔驳论。” 又或许, 作者仅仅是想表达一个更为朴素的真理:通过自己的眼睛永远无法认清真实的自己,而缺乏客见的孤独状态将最终让位于他人的双瞳。这就是为什么“守护自己的人,也守护别人眼中的自己。”

一幅绘画抑或一件雕塑,从构思到落笔,其目的并不仅仅是给予人视觉上的享受;

作为上层建筑不可或缺的材料,艺术品的终极功能应牢固建立在传递哲学或伦理信息上;换言之,任何穿越瞳孔的线条,色彩,以至于表情,轮廓都应转化为刺激大脑飞速旋转的原力,否则,艺术将不再是艺术,她将沦为街角水沟里任人丢弃的纸片。解雨凝从一开始就跳出了画笔与刻刀的世界,不断追求更高层次的超越。

“黑从白现, 素以为绚”。以“阴”,“阳”为主题的二元色彩哲学为道教所推崇,为水墨画所呈现,同时也融汇于解雨凝作品的气韵之中。冷观华族秉性,但凡滋涌出对现实世界之深刻内省,绝不会以同样现实的手法进行表达。反之,则会被鄙夷为伧夫俗子,抑或唤作悟性缺失后的惰障。因为娑婆世界的复杂性已然令世人憔悴,出于对十方众生之恻隐,文人画客的天职乃是去繁从简,抄起最原始的材料去表达最朴素的思想,正所谓“花繁柳密处拨得开方手段”。主动弱化对“色纯”,“色相”以及“色明”的徒然追求,凸显艺术 “德”,“道”,“意”的载体本质,这正是解雨凝所向往的。

“现实太过荒谬。” 对于存在主义者们来说,这是多么熟悉的论调。的确,在遥远的岁月里,我们的先祖已经可以聆听到庄子的 « 知北游 », « 大宗师 »,我们的父辈们更是对萨特的 « 存在与虚无 »,加缪的 « 西西弗斯神话 »五体投地。然而,已经有太多太多的艺术家,通过他们醇熟的写实技法,前仆后继地提醒着我们社会的残酷,人性的不可教化。却很少出现轻捋柔软心灵的非“鸡汤”美馔,以建立阵地的方式去反击现实的荒诞性。

“梦境更为可靠。” 为了反击,解雨凝建立的阵地就是梦境:黑暗中蜷缩的女人,枯木下打坐的男子,似兽非鱼的水怪,还有那夸张到极致的巨眼……这些异象统统不属于佛陀教化的三千世界,而是为艺术家的梦所包容。在她看来:与其周而复始地对人造生态进行嚼蜡演绎,不如投身于对梦境的忠实描述,这种行动更具感召力,除此以外的一切都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