悲伤の梦 – 韩晓亮

Dates
Opening
Adress
Artists
09/06/2016 – 04/08/2016  
09/06/2016 18h-21h
Galerie Liusa Wang (15 boulevard Saint-Germain 75005 Paris)

著名英国作家阿道斯赫胥黎在他的《知觉之门》中说到,对万千色彩的敏锐认知,是人类感官演化中最收到的最为奢侈的礼物,很多动物只保有生存所需的微弱色感。因此,选择黑白,是回归最为原始本能的观看之道。将世界的喧嚣榨去,而感官却在纯粹的光影和一万种灰中丰盈,细枝末节于静默中向画面中心攀缘,如水落石出,形骸毕现。

黑白,将摄影最初的纪实语言步步逼退,将物质性慢慢勾销,留下时间的涨落,空间的畸变和灰烬般的诗性。韩晓亮的摄影是一场提喻法的游戏 : 一个突兀的膝盖,一条臂膀,一个细枝,一段末节,预示着它所连缀的无限世界和无数可能的故事的到来,并在这剥离的存在里兀自成为一种丰碑。正如超现实主义之父安德烈布列东在现实边缘寻求的那个超越现实的豁口 : « 在这一点上,生于死,真实与虚幻,可交流的与不可交流的,高与低都不再以对立的面目出现在任何人心中 »。

因而,我们在韩晓亮的画面里遭遇并化解了一场场“叵测”: 私密的,尴尬的,苦涩的,无动于衷的,都欣然入画并不吝舒展 – 变成坦白的,舒适的,生动的,气定神闲的。艺术家这样描述他的创作: ”试图将现实生活中的感受境遇,用一种旁观者视角呈现在作品中,入画之物被赋予了理想化的卑微与残败。在创作潜意识中,似乎有意要为画面中的内容找回应拥有的尊严和关注”。

每一张照片都成为座孤岛。艺术家在他记录的每一个面孔和每一个场景中,都嗅到了些许殉道和牺牲的气质。正如赫胥黎对人类命运写下的谶言:  The martyrs go hand in hand into the arena; they are crucified alone。微距下的个体命运安静而悲怆地融入了的群体的洪流中。这种悲情而私密的创作情绪令艺术家本人沉迷不已: 黑色的飞行器栽向骄阳,一片荆棘拔地成林,少女颈脖处的纹身,逼仄井巷里晾晒的衣物,废弃汽车的残骸堆积如山…这些物象长驱直入艺术家内心深处一片略显灰暗却又生机勃勃的地带,也直指每一个观者心底似曾相识的小角落。

艺术家毫不讳言他对当代几位日本黑白摄影大师的欣赏与汲养 :细江英公在戏剧化的记忆里探索灵与肉; 筱山纪信镜头下个性有灵的少女和重新美学化的裸露; 东松照明用独特的纪实性语言重寻那还未异化的日本。艺术家尊崇他们对本土文化,家乡、与生存之地的关注,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到自己莫名其妙的如梦镜的身边。最后,艺术家希望抛开所有的宏大叙事,重回摄影最质朴的境地,用普通的器材,用举重若轻的小品,于方寸之间见山河故人,在这灵光消逝的时代找寻不可能的故乡: 嘈杂的巷口,闷热的教室,火车,爱德华霍珀式的不入流的小餐馆。艺术家镜头下的,不一定是那政治话语强取豪夺中的中国,而是艺术家的那支离的,随意的、散落的,所珍惜的国土。

2014年,艺术家暂时停止了架上绘画,然而对周遭的思考却在黑白摄影的语言里被延续。所有的形式都最终汇于一种欲望- 我们现实中如梦的欲望。方形,那被马列维奇认为是至上的形状,在艺术家看来是一种珍贵的平衡与舒适,将现实,记忆,欲望的碎片整饬于赫拉巴尔笔下的那片“过于喧嚣的孤独”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