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逸线

Dates
Opening
Adress
Artists
06/10/2016 – 17/11/2016  
06/10/2016 18h-21h
Galerie Liusa Wang (15 boulevard Saint-Germain 75005 Paris)

赵端的艺术在一条细细的”逃逸线”上逡巡。德勒兹在《千高原》里定义了那条打破疆土的“逃逸之线”,它是对既定人生的叛逃,对空想的背离,它是自由,也是置身险境。它是主体在不复存在的止境里碎化和断裂,翻越高墙。在赵端的艺术中,我们不断遭遇着一种诗意化的叛逃精神, 如同自我疆域里的一场游牧。赵端用鲜活的体验去驱逐空想的乏味枯竭。前巴黎国立高等美院院长,著名艺术评论家,美学家Yves Michaud在认为赵端的艺术植根于一种poïétique (行为)的体验、碰撞的体验与秘密的体验。这种体验是脆弱的,时间性的,短暂的,但同样充满张力与思索。

赵端用每一件作品构筑一场不动声色的逃逸。它可以是名副其实的逃离,如她的《巴黎赋格》,这件融合了行为、摄影和影像装置的作品,诞生于三次意涵丰富的漫步,在物质的消损与时间的延展里勾勒出幽灵般的巴黎-历史与记忆,消亡与痕迹交织下的看不见的城市。它更加是一场隐喻意义上的逃逸,如De Esquirol à Eisenhower中那段日常机械的旅程,在每日上班的公交车上,艺术家双手置于白纸上任铅笔游走。旅程终点显现的线条“绘”出与现实的路途平行而生的虚像之旅,仿佛是对日常规程的跳脱,带着一种小小的离轨般的恣肆与乐趣。每一次的逃逸最终落向一场偶遇,都造化了新的形体和不期的启迪。

作为一名行为艺术家,赵端的艺术不断回归一个母题 : 身体。赵端孜孜不倦地探索不同维度下肌体的自然流露 – 最细微的翕动,舞蹈性的收放,身体在空间中挖掘出的负空间。在作品Combien de( « N个 »)中,赵端记录下身体力量的自然枯萎直到最终的坍塌。而在Zhao Duan中( « 赵端 »),艺术家用皮肤印痕将整个身体消解在一种抽象的趣味中。

因而,正是在这种形态的歌赋中,一些不易察觉的东西得以悄然显现 : 时间,力量,欲望,气息或者倦意都逐一被赋予形象。这些偶发的语言在静默中彰示了身体自然而然的创造力。在赵端的艺术中,探索的主体最终也成为探索的对象,并在一种舒适的流动性里阐明古典的东方式的对位法:显现与隐匿的,材质与终态的,自发与诱使的都相携而生。

最终,赵端的“逃逸”被卷入一种向心的力量中,奔向自我的地平线。在那里,艺术家得以在独立的姿态中吸纳真正的声音。赵端的艺术诞生于令人难以想象的耐力和一种庄重的私密之中。在赵端的作品中,观者会体会到一种难以完全捕捉的浮动的观感。如同一个不需要谜底的谜面。无论作品的最终形态如何,一段视频,一个装置,一张照片,一幅画作或者,一个迷人的综合体。如同火车缓缓过站却不告其途,所有的风景亦已蔚然而立。

赵端的艺术在擦肩而过中将我们轻轻捕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