鸽子肚子里不只有屎,还有面包

Dates
Opening
Adress
Artists
04/05/2017  18h-21h
04/05/2017 – 15/06/2017 
Galerie Liusa Wang (15 boulevard Saint-Germain 75005 Paris)

“巴黎太干净了”。艺术家苦恼地笑着。这是他来巴黎做驻留项目的第二天。

一个月之后他在法国的首次个展将于Galerie Liusa Wang画廊开幕。四个星期,他需要从零开始,就地取材,打造一个天马行空,细节繁复,怪诞有趣的装置与影像世界。而此刻,巴黎对于他来说,和画廊特地清空的两层展厅一般空空如也。

艺术家叫童昆鸟。出生于1990年,刚刚毕业于央美雕塑系的他俨然成为大陆新兴艺术家中的“红人儿”。当人们还在津津乐道他毕业展览上那敲着大鼓的猪尾巴时,他早已奔赴新的地平线,去追求被他称作“梦地球”的游牧理想。艺术家游走在城市之间,每一个展览,都如鸽子筑巢般,取城市丰饶的弃物之海,点点滴滴,从无到有。每到一处,他会翻遍大街小巷的杂物堆,垃圾箱,逛遍大大小小的跳蚤市场,从生活残品,二手旧物和廉价玩具中顺藤摸瓜地揪出这个城市的日常精神,揪出其中高速生成或泯灭的时事和情绪。然后以惊人的创造力和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对丰富的材质进行拆解,挖掘与拼贴,对拜物情绪下的文化符号进行一番黑色幽默式的重构。从北京,上海,布加勒斯特,洛杉矶到即将奔赴的杜塞尔多夫,城市迥异的气质如导火索般催开他肆意不拘的,隐喻丛生的艺术语言。

而巴黎,对他来说,是第一个难题。它太过安稳有序,有着老派资本主义世界的节制和无动于衷,像一块难以撬动的磐石,难以融入。而在蒙特勒依旧货市场的古怪面具里,在警局桌角成片累牍的行政表格里,在马路对面一对母女丢弃的玩具三叉戟里,巴黎开始松动,溢出一丝真性情和丰饶的符号。艺术家以鸽子般的警觉,好奇与大胆,搜罗和玩味这陌生城市的历史,逸闻,记忆和隐忧 – 后恐袭时代的不安,一把剪刀引发的血案,大选浪潮下狂热的政治争斗,以及艺术家在巴黎体验到的步履维艰,都被不动声色地纳入他用残物设计的复杂而精细的“残酷剧场”里。

而第二个难题,一个不厌其烦的质询也如约而至: “为什么 ?”。为什么把复活节彩蛋关进香槟杯搭建的高塔里?为什么这片羽毛不断挑逗着一个做拉屎状的人偶屁股?为什么这满墙的贴满烟头,涂鸦和杂志边角的行政表格?这如年久失修的游乐场般的怪诞演绎,似乎充满政治或情色的隐喻而又似乎只是一个小男孩恶作剧式的嫁接游戏。纷至沓来的是被实用主义麻痹了的世界的质问和自我解读。展厅里逐步成型的奇异装置,开始挑动巴黎人的神经。有人在他的作品里看到对消费社会的嘲讽,看到无政府主义者的反抗,看到机械统论下启示录般的明日图景,也有人看到怀旧趣味的童年记忆,看到近似达达主义和超现实主义的荒诞再现,看到年轻一代用无厘头的寓言模式谱写的当代神话学。

“为什么不呢”。在抛出一切可能的宏大叙述前,艺术家先沉溺在这景观社会提供的充沛的乐趣里。为了自圆其说的种种努力,无异于扑灭他艺术里恣肆繁衍的荒诞菌种,抹杀那血淋淋的乐趣。悬置的,倒置的,错置的视觉语境让他呈现的每一个微场景,在集体记忆的基础上,指向每个观者隐秘的个体记忆。

而您开启这封邀请函之时,艺术家已在圣日耳曼大街搭建好他的“潘神的迷宫”,完成了他阅后即焚的巴黎即兴曲。在这里,大大小小的机械与声音装置缔结着极为复杂迷人的物质与时空关系,集结了这座城市面具下丰沛的表情,表面秩序下的离经叛道与光怪陆离 ; 在这里,“过于干净”的巴黎展露出它诱人的乱象 ; 在这里,一个又一个“为什么不呢”等待着您的“为什么” ; 一百年前杜尚用一个小便池给艺术卸下的枷锁今日似乎又重新扼住了当代艺术的咽喉,童昆鸟则对着他那喷着红酒的旧式马桶,狡黠地向我们起誓 :

The night is still young, come and have fun!